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

  新浪科技 雅迪  

  8月10日,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,因未能如期披露年报,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。

  这并不是暴风第一次释放危机信号, 2019年8月以来,每隔一周都会发布一个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,一共提示了近50次,但半年的时光并没有为暴风集团带来转机,今年7月8日,暴风集团正式被深交所暂停上市。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

  而这一次的“暂停上市”,或许终将演变为暴风集团的终曲。

  01即便你没用过暴风影音,你的老师也一定用过

  暴风集团最著名的明星产品莫过于暴风影音了。暴风影音成立于2003年,之后被冯鑫团队收购。

  在网速还是2G、3G的年代,我国网民数量还达不到今天的一半。根据《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2009年我国网民规模达到3.84亿人。同年,暴风影音的用户总数增长至2.8亿,每天上线用户达到2500万。也就是说,有将近73%的网民选择使用暴风影音,从当时的互联网市场来看,它无疑是一匹黑马,这也为它的上市埋下了伏笔。

  90后在高中时代一定经历过这种场景,当对电脑操作并不熟悉的老师试图打开一个无法解码的视频时,讲台下面坐在前几排的同学会提醒老师用暴风影音,渐渐地这款软件也成为教室电脑的标配。在那个时代,暴风影音几乎成为“万能播放”的代表。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来自网络

  2011年,势头猛进的暴风影音被马云相中。那年阿里在香港上市,想打造一个文化+娱乐+商业三路并行的文娱板块,作为视频平台和软件头部企业的暴风影音成为被选择的对象。于是,马云托人给冯鑫带话,想用20亿收购暴风影音全部股权。

  然而,冯鑫选择了拒绝,或许在当时的冯鑫看来,暴风影音不会只是一场来去匆匆的龙卷风,它的风力还会持续很久。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认为,按当时暴风影音的资本表现来看,20亿的价格比较低,所以冯鑫的拒绝在当时是正确选择。

  选择独立发展的暴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辉煌。2015年3月,暴风集团作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互联网企业在创业板挂牌上市,并收获多个涨停板,市值一度超过400亿。挂牌当天冯鑫还发微博称:“以后的日子:打开暴风,看看电影,炒炒股,不亦乐乎?”

  钱来的太快是容易迷失方向的,当时满脸笑容的冯鑫一定想象不到,挂牌以后的暴风风速却急转直下。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冯鑫微博

  02沉醉于风光中的暴风影音,在冒进的路上越走越远

  上市后的暴风在短短40天内便以37个连续涨停板打破了A股市场当时的涨停记录,股价从7.14元/股飞涨至327元/股,暴风的市值一度高于400亿元,“妖股之王”横空出世。

  或许被快乐冲昏头脑,沉浸在兴奋中的暴风有点“骄傲自持”了。

  不过上市一年,2016年暴风集团的财报就出现了颓势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7万元,较上年下降31%。

  这时候的冯鑫仍是信心满满,他向媒体表示:“暴风上市两年内的布局本质是打造三个互联网娱乐平台。”开始向VR和TV两个新平台进行投入。

  冯鑫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,“VR(对产业)带来的震动会像手游吞食页游端一样”。为了追赶风口,暴风科技在2015年便一下推出两款产品:升级版的魔镜4和探路一体机,冯鑫还发博表示:“11月18日,中国VR产业的引爆日!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冯鑫微博

  冯鑫的期望与用户的体验是不成正比的,知乎网友@darkbluesideal 在试用了魔镜产品后,用一句话评价它:硬件不止99,体验不值99。该网友把魔镜拿到公司后,周围的同事都比较感兴趣,纷纷过来体验,之后就一直放在抽屉里吃灰。在他看来,“暴风希望通过这个设备提供优秀的观影体验,进一步通过其中的内容带来收益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知乎平台

  张毅向新浪科技表示曾经与暴风集团的高层沟通过,并不建议他们做VR,他认为:“VR的收割期是很遥远的,对于暴风这种上市公司来说,如果做不到直接收割而是寄希望于未来,资本方面是不认可的。”可见,VR的布局无法做到财务报表的一路猛涨,暴风的判断和方向出现了偏差。

  VR不佳的用户体验和资本的固有缺陷注定了冯鑫这步棋的失败,然而想抓住暴风TV这根救命稻草的愿望也变成了奢望。

  2018年7月19日,冯鑫发微博宣布:“2018 All for TV”,这个“All”的背后承载的是他全部希望。自此,暴风TV已经成为暴风集团最主要的业务,此前的魔镜和体育业务也与各自行内的一家toB业务公司重组,把所有的力量和资金压在暴风TV身上。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冯鑫微博

  据界面新闻,冯鑫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:“暴风特别需要(钱),暴风TV现在的契机是必须迅速上规模,去年我们拿的钱叫救命钱,今年是助力器,抓住时机加大发展。”他计划,2018年要完成两百万台销量,2019年进入盈利期,2020年和2021年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。但计划与现实往往相反。

  2018年暴风营收继续下滑,同比下降41.15%,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则高达10.9亿元。新业务失败,老业务用户流失,冯鑫的TV自救梦终化为泡影。

  曾经的“妖股”怎会短短几年时间就如此颓败呢?这与冯鑫过度自信和盲目冒进的战略选择有关。

  在暴风影音发展迅猛的时期,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也开始崛起,并与优酷形成三足鼎立之势。与暴风不同的是,它们并没有片面追求播放器的解析能力,而是把力量集中在对内容的争夺上。

  一个单纯的在线播放器,没有内容的支撑能走多远呢?靠广告盈利的暴风影音,或许暂时稳住了局面,但却恰恰失去了用户的心。知乎网友@王青就曾抱怨说:“自从这家伙开始弹广告捆绑软件,我就果断弃用,改用另外两家界面简洁,不占内存的播放器。后来目睹了一些暴风影音依赖症患者的车祸现场。就更加坚定暴风这家公司完蛋了。”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知乎平台

  冯鑫或许早已经意识到这一点,但与三大视频网站不同的是他把眼光放在了“前途未卜”的技术上,而不是内容。冯鑫确实迎VR风口而上,但他却打错了算盘,VR无论是技术不完善带来的较差用户体验,还是内容跟不上带来的较少市场需求,都埋藏着冯鑫选择的失败。受挫后的冯鑫也并没有给自己留后路,而是把全部资金投入到暴风TV中,而彼时小米、乐视、海信等均已入局,作为后来者,冯鑫的竞争力是可想而知的。

  在2018年宣布暴风TV签订5亿元融资意向书时,就连冯鑫自己也承认:“(自救)这个时间应该做得更早一些,可能今年的危险会小一些。”

  面对暴风集团自救的失败,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也感慨:“(暴风集团)被资本宠坏了,无论是创始团队还是资本团队都昏了头脑,急于扩张膨胀,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没有一个合理的产业链架构,资金链断裂,这是失败的。”

  留不住老用户的心,又盲目冒进的暴风,结局或早已注定。

  03接连亏损员工选择转身离开,冯鑫却走上不归路

  外有视频网站的逐渐壮大,内有业务拓展的频频失败,亏损的暴风终将“目送”员工的背影。

  据子弹财经,前暴风员工赵和平(化名)透露,电视业务导致2016年和2017年亏损均超过3亿元,2018年上半年,亏损超过1.2亿,“由于亏损严重,拖了半年工资,一直发不出来。”离职前,赵和平还和同事问过领导什么时候发工资,却得到“工资暂时发不了”的回复。

  2019年6月,暴风TV员工来到暴风集团总部,就“涉及400多名员工的拖欠半年工资”等事宜索要说法。多位在讨薪现场的员工表示,暴风TV已于早些时候解散。

  底层员工拿不到工资纷纷离职,那高层管理人员又怎样呢?他们同样选择了辞职。

  2019年12月暴风集团的公告显示,除冯鑫外,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,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,公司仅剩10余人。由于资金状况紧张,公司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。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

  这种人去楼空的局面在冯鑫被拘留的那一刻早已埋下种子,2019年7月,因涉嫌犯罪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,原因是他涉嫌对国家非法工作人员行贿,职务侵占他人公司职务。

  截至发稿,暴风集团总市值为4.88亿元。从400亿到不足5亿,让人不由感叹:“就当是一场梦,醒来也还是很唏嘘。”

  结语

  翻看冯鑫的微博,其最后一条还停留在2019年6月5日,“暴16”发布的那天,他说:“纪念一件事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赋予它新的生命——‘暴16’,一颗今天种下的新种子。”

“暴风”过去,此刻的冯鑫是否后悔?图源:冯鑫微博

  后知后觉的冯鑫想起老业务,或许也在追忆暴风影音曾带给他令人艳羡的辉煌,但也让他迷失在互联网的巨浪之中。

  回看暴风跌宕起伏的“一生”,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警示后来者,“互联网公司会成长比较快,但是不要期望一夜暴富,要用得来的钱在稳扎稳打的基础上再做扩张。”暴风的主营业务并不扎实,这就注定它无法走得长久,任何公司的发展都需要拿得出手的主业,张毅也提醒企业,“对于风口还是要适当把握,如果不能为企业带来可见的利润,那么对于风口的布局需要特别警惕”,但很可惜冯鑫并没有做到“适当”。

  不过五年时间,从“妖股之王”到“终止上市”,“暴风”过后留下的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如果他当时选择了马云,暴风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优酷呢?而不知道此时的冯鑫是否对曾经的“盲目自信”而感到懊悔呢?